光復以後


       光復以後,政府先在三十七年實施「三七五減租」,到了四十一年,又實行「耕者有其田」政策,於是,原有大部分屬於祭祀公業的土地都放領給各佃農自耕,各公業僅留祭田若干,以供維持祭祀之費用,失去了租谷的收人,各公業再也無法維持原有的盛況,由於宗族的向心力消失,事實上,整個祭祀公業也已完全解體。宗族向心力的消失,對於祖先的祭祀,只有各行為之。在社會變遷實質環境的影響上,每個分支的家庭祖堂,成為取代宗祠之核心。早期碾米廠

       在產業方面,光復以後,每個家庭都擁有自己的土地,成了自耕農,雖然每家所耕面積不多,但水稻的耕作,需要大量的人口,因而人口還維持著,而生產的稻米,除了銷售外,也須留一部分以供自己家人食用,所以除了專供大量加工的壟(輾)米廠外,村內也有數家供自用之壟米廠,更有大戶靠村緣溝渠的水力而自行壟米的情形產生。

       民國六十年以後,農村的產極結構發生劇大的變革,由於水稻以外的其他作物價格上漲,所以農家紛紛把水田轉作經濟價值較高的蓮霧檳榔,到了民國七十年左右,更由於檳榔價格飛漲,引起農村大量搶作,這股作物變遷所帶來的經濟改變,造成了清末以來,五溝水聚落的最大變革。

       首先,是對土地運作方式的改變。檳榔的栽作,在種植以後,除了前三年沒有收成,它的生產壽命可以長達十年到十二年,而這期間,主要的工作即是放水灌溉,由於需要大量的水力,所以設置了大量的幫浦來抽取地下水,傳統的水利方式,在此已被放棄,而農民與土地的親切關係,在此也變的疏離,產物不再透過共同的銷售管道,各家自行控制產期以操縱價格,稻米時期的經濟中心已然解體。

       其次,由於不再需要大量的耕作人口,所以,除了父母及少部分留在家中的子女外,大部分人口都外移到都市,造成村中年齡層的懸殊,老年人口比率增高;在生活形態上,長達半年的農閒時間,生活非常悠閒,在村中產生很多的公共空間,老人在其中下棋、談天以消遣,這個,感受不到一絲外在世界緊張的氣息。在男女角色上,客家婦女是出名的勤敏能幹與善於勞動,但是,經濟結構與生活形態的改變,年輕的客家婦女現在也已變為外出工作或純操持家計了。

菁仔屋       在實質環境上,由於栽種面積不斷增加,造成地景的完全改變,而大量幫浦的抽取地下水,造成地表水層的枯竭,在廢棄水井與大量採用抽水馬達之後,村中的溝渠不再冒出泉水;而由於村中不再種植水稻,作為中心空間的壟米廠因而消失,更由於檳榔是高經濟價值的作物,使家家戶戶的經濟力完全改觀,因而大量翻造新的綱筋混凝土建築(因而村人稱之為「菁仔屋」),這種情形,以得勝庄最為嚴重;因為這個晚開發的村庄,從前地廣人稀,而居民多為佃農,故在土地放領後,他們領到了最多的土地。而反觀五溝水本身,由於人口的增長與密集,所以在土地放領之後,所分到的土地,平均數量並不多,儘管如此,由於檳榔的栽作,土地是最重要的資源,所以,只要有土地者,在這場經濟的變革中,都得到了或多或少實質上的利益。

       可以說,經濟作物的改變,將此二百年來所形成的聚落,在最短的時間內,改變了其社會結構與實質面貌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back.gif (1442 個位元組)

wulogo.gif (9162 個位元組)